旅行,從意外中學習。

September 25, 2017

 

出走29天,搭了七趟飛機、跨越了五個時區,睡在八個不同的家⋯⋯每天醒來都是不一樣的時間,吃著不同口味和份量的早餐。回想起上個月剛過完生日的自己,到現在還在消化這四週有如四個月的人生體驗。

 

這趟旅行見了許許多多的人,先從老朋友談起吧。大學最要好的閨蜜,依然跟同一個男人穩定交往,同一份工作,聊起她的生活圈,許多名字我都還認得。而聊到我的感情生活,只能用「A男」「B男」不給名份地隨便帶過,反正都是一樣的故事發生在不同人身上,他們愛上我勇往直前衝的個性,卻也大多因為我成長太快而淡出。在瑜珈館新交的朋友,有的互留了ig和fb,成了每日讚友。有的則在我的快步調的旅途中,名字和樣子漸漸模糊了。從高中時期到現在微曖昧將近八年的「大仁哥」,錯過了幾次,這次見面還是沒有結果。丹麥Airbnb的藝術家房東,竟然一夜之間變成我最好的姐妹。雖然我們的生長背景截然不同,但同樣不願意定下來的精神,使我們每天邊吃邊聊人生聊到天黑再聊到睡著。有些友誼,不必一起經歷很多,只要一個眼神就懂。在南法,好久不見的學生端給我一碗香噴噴、熱騰騰的泡麵時,那份心意對一個旅人來說,真誠到言語無法形容。那碗麵,比剛出爐的法國可頌更有溫度。

 

 

 

三年前我問大仁哥:「你喜歡什麼樣的女生?」

大仁哥:「當然是獨立又對工作有熱情的女生呀!」

 

三週前我再問大仁哥:「你喜歡什麼樣的女生?」

大仁哥:「就是那種呆呆的,可以讓我保護的女生吧。」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想變成你以前說的那很獨立很厲害的女生⋯⋯我變了,而你要的也變了。感情這種東西,不管你怎麼去用調味料掩飾,過期的就丟了吧!

 

 

 

 

「我沒有很多時間,只想去逛街和觀光景點打卡。」在規劃紐約行程時,大學閨蜜跟我說。

 

「好,那我到附近書店看書找靈感,等等去上瑜珈課。七點半 XX站見!」我說。

 

「為什麼你以前願意花更多錢吃好的買好的,現在根本不想跟我走在一起?」閨蜜終於無奈地抱怨。

 

「啊⋯⋯我覺得朋友互相體諒給對方空間,走自己想走的路很好呀!兩個人本來就不可能喜歡一模一樣的東西。反正跟你去觀光景點,我只會不開心要跟人家擠在一起;在書店瑜珈區看書看太久我也覺得對不起妳,何必呢?我們分開三個小時去看自己想去的地方,晚上再分享各自的收穫,妳覺得這樣可以嗎?」

 

閨蜜可能覺得我練瑜珈練到中邪了吧。那天以後,我們還是保持友善的溝通。但頻率真的不一樣了。就像貓跟狗睡在同一間房間一樣。

 

可是有些遠距離友誼,還是不敵生活環境的改變吧。

 

 

 

*跟住紐約的朋友聚餐,等了20分鐘,餐點送上*

 

「我可以吃你的一口嗎?」她問。

「噢,好呀。」

 

每年見面她都一定先問這句,再把我半盤以上的食物挖走。

 

*毫不客氣的挖了三大口*

 

*吃完*

 

*再從我盤上邊挖邊吃*

 

「親愛的,我的食物妳已經吃了三輪,到底飽了沒?」

 

「ㄜ⋯⋯還好⋯⋯妳不是吃不完嗎?我只是幫妳吃而已。」

 

*尷尬 —— 到不能再尷尬*

 

面對一年才見一次的朋友,我有點怪自己講話太直接了。可是,就算我是瑜珈老師,別覺得我就是個脾氣無底線好、只吃沙拉的小鳥胃。身為長期背包客,這餐吃不完,絕對要打包留到下一餐。紐約外食真的很貴,不得不精打細算起來。可是,或許這位朋友不了解打包的下一餐對這陣子沒有家的我有多重要。或許她跟同一個男朋友在一起太多年了,已經習慣從別人的盤子上吃東西。不管怎麼說,她也不是有惡意,只是餓到不願意忍耐這一次被清盤的我,用責備的語氣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更尷尬的來了,時差還沒調好的我,在前往機場的路上赫然發現⋯

 

竟 然 忘 了 把 鑰 匙 還 給 她 !

 

原本打算不再和搶劫我食物的朋友聯絡,但是發現好心收留我的她現在回不了自己家。

 

「我的天,對不起⋯妳的鑰匙在我這兒。」

 

「現在怎麼辦?我的室友可以幫我開門。可是妳要賠我重打鑰匙的全額費用。」

 

「我在機場找到郵務中心,現在把鑰匙寄給妳。」

 

「幾天到?」

 

「三天。」

 

「這麼久?」

 

「沒別的選擇了。」

 

就這樣我把這壓倒最後一根稻草的鑰匙放入信封,付了運費,搭上離開紐約前往哥本哈根的飛機。

 

 

 

 

 

到了哥本哈根,除了天氣冷,其他東西,不管是交通還是生活步調,我都適應蠻快的。在拿到打工旅遊工作簽證前,我安排了前往法國和德國的旅程,一趟一邊投靠朋友一邊在學校當志工的自由行。出發前兩天,房東說要帶我體驗丹麥的夜生活。

 

「要坐這兒嗎?」房東姐問我。

 

「來!這裡有位子唷!」帥哥R轉過頭來跟我說。

 

於是,我、房東、帥哥R、帥哥P,就這樣湊成一桌了。帥哥R很正派,一會兒就說有女朋友了,沒有要追我們的意思。

 

「可是P單身唷!之前去泰國他一直想找女朋友。」

 

我轉過頭問P:「咦?你去泰國幹嘛?」

 

帥哥P:「練泰拳呀!跟妳說唷,那時候比賽前兩天,教練說只能吃檸檬。因為只吃檸檬會讓你氣到比賽那天餓到想把對手打爆吃掉。」

 

「酷耶!我在台北也打泰拳打了半年多。但弱弱的啦~我練瑜珈練比較久~」

 

帥哥P:「瑜珈不就是一直叫你卡在一個很扭曲的姿勢又不准放屁的一種折磨嗎?」

 

「我覺得他們很配耶~」房東沒有很小聲的跟帥哥R竊竊私語。

 

就這樣,帥哥們回家前,帥哥R幫被動的帥哥P要了我的電話。

 

沒想到,才落地第五天,在丹麥跟帥哥勾手逛公園、喝咖啡的夢想就火速實現了。

 

「你是我認識的第一個台灣女生。台灣女生真的好美,我覺得 Ch*na 跟 Kor*a 都不算什麼了。」

 

「噢是唷,那你願意嘗試瑜珈嗎?」

 

「我只要妳教我。」

 

*踩我地雷*

 

「我不喜歡人家這麼說。為什麼?因為我是免費的老師?還是你跟那些爛人一樣只想看我做瑜珈其實根本沒有練到心。請尊重我的行業,瑜珈是我的一切。」

 

「好,我知道了。我會去教室上課,等妳回來再給妳看我學了什麼。謝謝妳直接跟我說妳的感受,沒有像有些女生會不說原因鬧脾氣。」神回。

 

好啦,到時候看這位帥哥練得如何再說了。

 

 

 

尼斯,凌晨兩點半,手機狂響。

 

是那位貪吃姐打來的。

 

「OH MY GOD 你寄給我的鑰匙,信封被郵差剪開一個小洞,偷走了。」

 

這是社會新聞嗎?!現在貪吃姐的生命安全,我要怎麼賠得起?

 

如果只是郵差先生心情不好,把鑰匙偷走後丟掉那就算了。但如果鑰匙落到黑心人士手裡,貪吃姐的地址⋯⋯(不敢想)

 

(吸氣)( 吐氣)

 

「我建議妳先去警察局備案,馬上把鎖換掉。在鎖匠來之前,記得防盜鎖掛上,這幾天跟我報個平安。」

 

「妳知道換鎖多貴?現在我還要多花錢付交通費下班後去住我男友家。想回去拿東西還要跟我室友說,有多不方便妳懂不懂?」

 

這時候,應該理性的告訴她怎麼做?還是默默被她罵?

 

如果我是她,希望得到什麼樣的安慰?

 

對剛出社會的她來說,錢最重要吧。吃飯時挖走我的晚餐她可以少付一點;寧可賭生命一把也不願意花錢換鎖,那就給她錢吧。有的時候, 不必給人家自己覺得最好的安慰,而是要給情緒化的對方他所需要的安慰方式。不論對與錯,至少不會讓兩人之間的感情繼續惡化。

 

我匯給了她一筆足夠她換鎖再去喝咖啡和買一雙新鞋的錢,再語重心長地寫了封信給她:「我知道我能夠自由自在的旅行,對現在處於焦慮狀態的妳來說很不公平。這是我能給的一點心意,雖然沒有辦法彌補妳所有必須去面對的麻煩,但是我真心希望我們的友誼不要再被這件事影響。謝謝妳在我去紐約那幾天收留我,妳對我的好,我不會當作理所當然。」

 

事後,她也原諒了我。一個小小的錯誤,造成了這麼多麻煩。這件事考驗了我們對彼此的耐心和面對緊急狀況的能力。或許真的免錢的最貴,可是往好的方向想,我也學到了寶貴的一課。

 

1)  貴重物品不能用平信寄,可能會被黑心郵差偷走。(如果沒有其他郵寄選擇,那也至少把東西用廢紙或泡泡紙包好再寄出。後來才知道美國真的有郵差會偷信用卡、禮物卡、包裹等作為個人用途。)

 

2) 一點錢能解決的了的事,就付吧。有的時候旅行中不得不損失小錢。為了能把手邊問題解決、安心的出遊,就少吃兩頓早餐乖乖付了吧。不管是用錢收買貪吃姐讓她別拿自己生命安全開玩笑,還是買旅遊險或是訂比廉航再貴一點(不誤點)的機票都能省掉之後更多的麻煩。長期旅行,還是人平安最重要。

 

3) 以後跟貪吃姐改約逛街吧,反正我們的衣服鞋子尺碼不同。做人要內方外圓,就算有些理念不合,也不要一時情緒化搞得大家心情亂糟糟,真的沒有必要鬧到絕交啦。社交這回事,是學校沒教的人生必修課呀!

 

 

 

所幸現在人很安全,旅行預算也掌控的恰當,每天持續練習、閱讀、接觸不同的人事物。友誼和人際關係很奇妙,慢慢體會到相遇的時間點或許比相處的時間長久來的重要。謝謝你們出現在我的旅程中,在你們身上,W看到了不同層面的自己。

 

Namasté & miss you all.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