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旅行瑜珈老師…你不知道的大小事

February 5, 2018

 

 

「一個愛到處旅行的23歲女孩,一邊做瑜珈一邊環遊世界」應該是不少人對W的第一印象吧?自己從來也沒料到,從拿到第一張瑜珈教學證照開始,人生開始轉了好幾個彎...

 

2015年大學剛畢業,在經歷還沒準備好踏入社會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過渡期之餘,決定參加瑜珈師資培訓轉化一下心情。

 

2016年,在朋友的鼓勵下(以及家人的擔憂下)開始穿梭在台北市教課,最高紀錄一天教完七堂課後睡到不省人事。

 

2017年,一個人揹著瑜珈墊,走遍不同國家的瑜珈教室,揣摩不同的學習方式和教學風格。

 

然而,一轉眼間跨入了2018年,醒來在Gili Air小島的茅屋裡…聽著咕咕鳥清脆的叫聲,準備起床開始早安冥想。

 

我愛我的工作,也非常享受旅行給我的驚喜和伴隨而來的成長。

 

當然,我也不完全是個幸運兒。「幸運」這個字,不能用來形容現在的我。看似輕鬆有趣的夢幻工作必然有得到前的心路歷程,和得到它後不為人知的一面。

 

 

 

應徵海外瑜珈老師,經驗是必備

 

海外的瑜珈教學工作,考驗的不只是實力。除了後彎、倒立、手平衡的照片能夠脫穎而出,更講求足夠的實際教學經驗。在應徵「旅行瑜珈老師」(traveling yoga teacher) 的過程中,發現具有200小時執照和連續兩年以上教學經驗只不過是踏進門的第一步而已。再來,許多渡假村和瑜珈中心希望老師除了能教哈達、流暢和陰瑜珈,按摩、昆達里尼、引導式冥想、雙人瑜珈等更是加分的亮眼條件。

 

Skype面試過程中,老闆問:

「你一堂課帶過最多人幾位?」

「有教老年人或小朋友的經驗嗎?」

「如果要你開工作坊,你能教什麼?」

「RYT200是哪裡學的?之後有再考取哪些相關證照?」

「你多久會進修一次?」

「平常有練習冥想和呼吸法嗎?」

「有沒有業務或是客服的相關經驗?」

「能夠教混合階級的課程嗎?如果班上一半是初學者,但也有本身是老師的來上課,你會怎麼帶?」

 

不同於在台北,合適的老師帶領自己所學的派系,海外的工作更是要求老師能夠在任何狀況下都能編排出一堂符合客人期待的瑜珈課。

 

在自我練習方面,若要成為一個全方位的老師,必須花時間修練並且了解不同的派系。身為有經驗的老師,必須抱持不偏心的心態,認真進修補足自己專業知識方面待加強的空間,並勤於複習過去的筆記並且虛心請教其他老師。

 

 

 

除了開心教瑜珈,必須重頭學會如何管理和維持一間瑜珈教室

 

在台北,除了時間到要教課,我對行政完全沒有概念。來到一個旅人的瑜珈中心,許多大小事是需要員工和瑜伽老師一起分擔的。工作職缺上沒提到的是:你是最早到開門的那一位,數錢記帳,點蚊香和蠟燭,下課後把學生用過的鋪巾拿去洗衣機,一邊聽著新同學下課後滔滔不絕的分享自己的私人生活,將洗好的毛巾一一折好,記熟教室所有商品和飲料的價錢,介紹附近好吃的餐廳給肚子餓的學生…所有事情忙完後,等到所有學員離開後,自己一個人默默鎖上教室大門。原來,管理教室必須「最早到,最晚走」…當領時薪的員工是如此幸福!

 

往好的方向想,如果有天自己開了間瑜珈館,或許能夠更快上手。

 

然而,有時教完課只想吃飯睡覺時,想到還要分擔「瑜珈家事」,會禁不住想念在台北教完課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大家以後到瑜珈館上課記得跟櫃台人員和負責人說聲「辛苦了~」為了給大家一個舒適的練習環境,除了老師需要努力備課,其他工作人員也費勁了不少心力呢!

 

 

開課時間和課程內容不一定由你決定

 

來到小島接下全職瑜珈老師的工作後,什麼時候教課、教什麼課、哪天休假全都由老闆決定。

 

記得剛到島上時,看到自己的名字被放到「傳統哈達」的課名下時,心想:「完了…我在台北都是教快節奏的flow怎麼辦?!」從那天開始,我開始在自己的瑜珈練習做調整。將課前冥想和呼吸法的時間拉長,嘗試更多不同的口令和引導方式,找到不失傳統精髓又帶有個人風格的教學方式。一個月下來,覺得自己OM shanti shanti shanti的聲音柔和好聽多了~

 

在編排這堂傳統哈達時,老闆給我一張簡單的課表,叫我把所有順位一字不漏的背起來。可是瑜珈的傳承不是複製貼上,是需要經過消化才能拿出來分享的。這時回想起我去年在南印上的傳統哈達課,老師當時給我的感受是什麼?針對西方人的身體結構,在開肩或開髖時,我要用哪些輔具去幫助他們安全得到舒展?

 

除了瑜珈,自己也開始自由潛水的訓練。因為上班時間不固定,偶爾還要幫宿醉的同事代班,更要提前規劃好自己的活動。

 

學生來上瑜珈課放鬆 ; 我們反而要在瑜珈外找到屬於自己的放鬆方式,才能保持熱愛練習和教學的那份初衷。

 

 

 

不能跟心愛的人過年過節

 

在小島上常常有剛從師資班畢業的學生感嘆:「哇!這真的是個夢幻工作~」想要流浪到全世界練瑜珈?首先要捨得拋下朋友家人和另一半呀!

 

一張張的美照沒有捕捉到我教完課在滿座的餐廳一個人看書吃飯的突兀感 ; 自己都不知道今天星期幾,家裡的長輩卻守在佛桌前,盼我平安歸來 ;  原本覺得靠FaceTime來維持新戀情已經不容易,更頭痛的是小島停電時不知何十復電…

 

跟新同事一起共渡聖誕節,大家叫什麼名字其實都還記不太起來。

 

跨年夜不能跟家人朋友一起看101,跟熱絡的一群人嗨嗨的卻少了那心有靈犀的溫暖。

 

但漂流的人生是自己選擇的。

 

回家的那一天,我會成為一個更有想法和故事的人。

 

 

 

 

人在渡假聖地,卻不能像觀光客一樣天天購物、吃大餐

 

坐在瑜珈墊上吃著上一餐剩的半碗飯,拌點椰油當宵夜。

 

在海外工作最羨慕學生的,除了他們不用喊口令,就是可以當爽客花大錢。聽到學生下課後要去按摩,吃戶外BBQ大餐,自己也默默希望是來玩的。口袋裡的錢雖然足夠吃飽喝足,但是為了下一站的機票和之後進修的存款目標,還是乖乖走進巷弄間吃點當地小吃吧!以前總是吃不完就把剩菜留在盤子上請服務生收走,現在都會點大份餐,打包一半當下一餐。

 

最感動的是,每天報到的warung (餐館) 服務生得知我都把打包的半碗飯當下一餐,都會再多盛半碗飯給我,提醒我下一餐不要餓到。

 

在東南亞,看到太多當地人的工作時數比我多好幾倍,工資卻不到我的一半,讓我更體會到賺錢不容易,除了節儉還要保持感恩 。#夢幻工作平民薪水

 

 

 

 

 

 

學生和老師間的「一日情」

 

「別走…每天早上醒來朋友都不一樣,我不要啦!」雖然期待新的旅人到來,有天跟三個學生道別前,我還是熱淚奪筐。

 

 

 

我總是跟同事開玩笑,今天來的20個學生,七成明天就離島,兩成去潛水,一成食物中毒。因此,班上同學叫什麼名字我總是不記得。只能用「白sports bra」「綠leggings」來辨別。

 

在台北,老師教課一段時間後,可以更加了解學生的練習狀況; 作為一個旅行中的瑜珈老師,跟來來去去的學生相處就像照顧別人家的寵物一樣,需要更加仔細觀察並且變通。因為極有可能只有這麼一次機會可以跟這群學生交流,不論上課人數幾人、他們懂不懂瑜珈,每堂課我都盡全力把最佳狀態呈現在檯面上。

 

旅行更讓我體會到,人生中,人跟人緣分總是來來去去,與其捨不得,不如更加珍惜當下相處的時間。

 

唯一不變的是,每天踏上瑜珈墊重新學習的那顆心。自我練習是旅途中最瞭解你的知己。透過練習,提醒自己不管今天順不順利,要保持微笑、呼吸和耐心。

 

要是沒有瑜珈或是一項自己所愛的練習,一個人環遊世界應該會不小心迷失吧。拒絕了許多氣場不合的朋友喝酒抽煙嗑藥的邀約,睡前在瑜珈墊上享受開髖和冥想後帶來的寧靜,不用多說什麼…練瑜珈的人都懂。

 

 

各式各樣的奧客挑戰你的耐心

 

自從在馬爾地夫被學生命令「閉嘴」…我的心臟現在已經可以承受所有程度的奧客了。在游泳池瑜珈課中上演火辣辣吻戲的美國情侶檔、大媽要求老師代客幫她停腳踏車、新加坡大哥整堂課一邊抽煙一邊拿手機全程錄影、第一排同學冥想到一半跳起來咒罵老師蚊子怎麼那麼多(老師回:「下次記得先擦防蚊液,還是要先到嬰兒式我幫你塗?」)

 

面對每天check in & check out的學生,奧客們也不知不覺變成教學flow的一部分了(擦汗)

 

流浪一段時間後,會培養出許多不同新技能

 

在台東,我首次體驗了衝浪、下課後拉鐵門出現了拉不下來的窘境; 在印度,搭著無站牌火車,學會了靠朋友和路人走天下的no plan旅行步調。在墾丁,第一次體驗自己搭帳篷,雖然帳篷過了幾個小時後,被風雨擊垮了。到了馬爾地夫,靠著腳架和相機自動定時,精進了不求人美照攝影技術。在泰國,一個不小心滑落山谷,卻奇蹟似的被一顆大樹接住,從此以後出門總是將安全擺第一。飛到香港後才發現,居住空間有限,學會更有效率的在不超出瑜珈墊外的空間完成挑戰身心極限的自我練習。到了丹麥,從第一次自己租房子一步步開始學起,順便研究如何修理便宜難騎的二手腳踏車。在法國,一邊睡瑜珈墊睡瑜珈墊一邊教課流浪到西班牙; 在德國,我學會了如何自己動手做三餐,開始學會買菜時貨比三家,每家超市的什麼蔬菜和麵包多少錢比當地朋友還要清楚。

 

這些也許都是小事,可是累積起來都成了現在的我在成長過程中的故事。

 

 

兩年前的 W,帶著瑜珈墊旅遊,滿心期待拍出動人的美照...

今年的 W,期望藉由同一張墊子,感受更多鏡頭拍不到的幸福瞬間。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