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珈人真心話:我需要的不是答案,而是自我摸索的過程

February 21, 2018

 

很快地,回到台北一個月了。

 

旅行前,想像著國外的愜意生活; 旅行後,才知道生活的步調主控權原來一直都在自己手上。

 

還記得出發前往歐美流浪前,一位朋友用「soul searching」形容我即將要展開的旅程。我也一直相信,離開熟悉的環境,到外面的世界體驗人生後,我會變得更堅強、獨立,並且帶著一籮筐的瑜珈新知回台分享。

 

 

然而,ㄧ連串的旅行帶來的未必是直線般的成長。

 

我發現,我其實需要很多時間去信任一個人,並不像想像中在背包客棧隨便兩句就能跟全世界的人變成好朋友。新朋友們的名字,其實睡一覺就忘了; 與知己那些心有靈犀的對話,卻讓漂泊到世界不同角落的我一直念念不忘。 

 

我更獨立了,下廚、洗衣服、打掃、自我練習... 不需要任何人操心,我可以做得很好,而且越做越好。但說真的,我並沒有那麼獨立。跟任何人一樣,我也渴望朋友的關心和爸媽的擔心。就算一個人可以走很遠,跟心愛的的人一起卻能看到、感受到的更多。

 

在世界不同角落分享瑜珈的美夢背後,必須接受不可能每個人都喜歡你的事實。瞧不起的眼光、有心無心的批評...說真的還是會讓我有些沮喪。沒有人可以告訴我要怎麼練瑜珈或教瑜珈,但是每一個在這條路上遇到的人, 都給我新的靈感和啟發。尤其是不喜歡我的人,給了我一面放在不同角度的鏡子,看見自己還可以更好的地方。因為沒有標準答案,所以每天的自我練習和備課都會有所不同。When yoga is life and life is yoga... 對「完美」和「不許失誤」的執著也漸漸卸下了...

 

 

原來別人眼中的「陽光女孩」也有很內向的一面。

 

我喜歡在教室裡的人群中分享瑜珈; 卻有時跟人們相處太久會感到不自在。尤其到了過年...最熱鬧的幾天反而是我最渴望寧靜的時候。

 

我沒有想做什麼也沒有想吃什麼...(也不知道紅包錢要拿來買什麼) 只想整個下午坐在地上看著蠟燭隨著不再重要的往事融化。

 

面對大家對新戀情的種種關心「未來有什麼打算?會繼續旅行嗎?會不會閃婚?以後想要小孩嗎?」我沒有答案。我還在學會用自己的方式詮釋「專業瑜珈老師」、「貼心女友」、「不必令人操心的女兒」這些角色...把每一天活得充實、開心,把握當下是我最重要的功課。

 

 

回到台北,發現我比以前更常哭。或許是因為太習慣漂泊的人生,必須重新面對熟悉的生活圈還有點難適應吧...

 

我不喜歡人家看到我哭,不是因為不想要自己的脆弱面被別人看到,而是不喜歡別人一直叫我不要哭。因為第一時間,他們只是想解決我「哭」的問題,而我只是隨著自己的心態和情緒轉變,不那麼壓抑罷了。Let the emotions flow...沒有過雷雨般的淚水,哪來彩虹般的燦爛笑容?

 

回到半年前練跑的老地方,一步一步一吸一吐的重新開始。慶幸自己玩了世界一大圈能夠平安歸來,提醒自己在最熟悉的環境中也要保持旅人般的好奇心... 用新的方式去完成自己再熟悉不過的事物。

 

人生,就像任何瑜珈練習,並沒有表面上那麼容易。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會更加茁壯。

 

過年期間得了腸胃炎,瑜珈體位法練習也變得跟能吃的食物一樣淡。這未必是壞事,畢竟休息的時間讓我更多時間整理自己旅行歸來的情緒。

 

原來,我一直在尋找的,不是自己應該變成什麼樣的人。而在迫切尋找的過程中,原本畫好的藍圖早已弄丟,眼前出現的即是值得把握的每一個當下。

 

下一段旅行,隨時都可以出發。目的地:找到自己更值得被愛的地方。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